藍光影片銷售排行

[意] 帕索裡尼生命三部曲之十日談 (Il Decameron) (1971)

[意] 帕索裡尼生命三部曲之十日談 (Il Decameron) (1971)

  • 貨  號:BD25_17961
  • 影片年份:1971
  • 瀏覽次數:371
  • 銷售價: NT$50

加入收藏 購買散裝版    加20元買盒裝版

影像:AVC1080P 音效:意LPCM1.0字幕:繁中


《十日谈》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文学家薄伽丘的巨著,书中包含了100个故事。这些故事将矛头对准了教会,以诙谐幽默的方式揭露教会的虚伪、批判宗教神权和禁欲主义,歌颂美好爱情,呼吁人性解放。电影版的《十日谈》提炼了原著中的精华,但也因过分丑化教会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,争议的核心自然集中到了导演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身上。 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,诗人、导演、共产党员、同性恋者,他的身上充满了太多的传奇色彩,在拍摄《十日谈》之前,帕索里尼就曾因电影内容丑化宗教和社会而遭到牢狱之灾,这些经历并没有动摇这位无神论者的意志,借生命三部曲,他大肆的释放着自己积压已久的情绪。《十日谈》在当时是一部颠覆主流意识形态的电影,虽然影片改变自名著,但帕索里尼却并没有将他当做一部官方似的文化史诗来拍摄,而是站在民间角度,从一个贫民的姿态去拍摄这部文学巨作,电影里的所有角色都由业余演员来出演,影片中节选的8个故事荒唐、滑稽、低俗,甚至有点像低级的色情笑话,然而这些看似荒诞不羁的故事却集中体现了原著的精髓。 电影故事中反映最多就是对禁欲主义的批判,帕索里尼的电影中从来不缺少赤裸和性爱,而他自己对这些内容毫不回避,“饥渴”的修女、会变法术的神父,这两则故事中体现了修女和神父对性爱的渴望,揭露了教会的虚伪,也在暗示着一个道理,禁欲只会带来更强的欲望。原著中有大量歌颂美好爱情的故事,这些爱情故事跨越种族、阶级、彰显着平等博爱的人文精神,电影中也有大篇的段落来表现这种人文情怀。帕索里尼拍摄的《十日谈》和几百年前的那部原著所处的时代完全不同,禁欲主义、封建思想、神权统治早已不复存在。然而帕索里尼拍摄《十日谈》绝不是为了翻拍一部名著那么简单,把电影放到时代的大背景中,并结合帕索里尼个人经历,又会发现电影中的另一些深意。电影从表面上看,是讲述民间的老百姓饱受教会的愚弄,而作为当权者的教会却逍遥自在。深层次上则是帕索里尼对资产阶级当权者的不满,他本人对资产阶级架构出的物质社会深感怀疑,电影中那些被愚弄的平民仿佛正是现实世界中的无产阶层,阶级利益的对立是影片表现出的集中矛盾。 《十日谈》在拍摄手法也是颠覆式的,除了采用业余演员外,帕索里尼在拍摄过程中坚持使用自然光,这样让电影的画面看起来更加融合,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,帕索里尼翻拍名著看似轻浮,但却实实在在的拍出了中世纪作品的味道,电影的道具、服装、布景处处体现着时代元素,仿佛是一幅幅中世纪的风情画。有人评价帕索里尼突破了战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瓶颈。的确,帕索里尼的生命三部曲内容上追求复古,用复古来驳斥传统和教条,体现强烈的个人色彩。 生命三部曲,“生命”体现在何处,是一种对人类最原始欲望的释放,让人回归到本元,挣脱那些束缚欲望的枷锁。作为诗人和导演的帕索里尼渴望生命的释放,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创造出他心目中真正的伟大的艺术作品。在《十日谈》的8个故事中,有一个非常特殊,讲述了一个画家替教堂做壁画,画家按照教会的意思完成了工作,然而他在梦中却仿佛梦见了高高在上的圣母玛利亚,她周围坐满了教士,一些赤裸着的男女正被驱赶着进入地狱。醒来后,画家看着自己完成的作品喃喃的说:“如果光只是去梦想一件艺术作品甚至比创作一件艺术作品还更美好,那为什么要去创造它呢?”这个梦境和这句话或许是整部电影中最值得玩味的,画家的梦境中的场景仿佛就是一幅壁画,而这幅壁画才是画家心中真正的伟大作品,而画在墙上的只是一幅没有生命的艺术品。因为它的创作受到了教会条条框框规矩的束缚,这只是教条主义下的一幅作品。只有放开所有的枷锁,释放出生命的欲望,才能创造出伟大,画家结尾处的这句话是全片最后的台词,这句话或许是帕索里尼对自己说的(电影中的画家由帕索里尼自己出演),或许是对所有人说的,或许帕索里尼真正领悟了创作的真谛,才在生命三部曲之后有了那部令全世界陷入梦魇般绝望的《萨罗》